<th id="2fu9d"><option id="2fu9d"><wbr id="2fu9d"></wbr></option></th>

    <th id="2fu9d"><option id="2fu9d"><acronym id="2fu9d"></acronym></option></th>
    <center id="2fu9d"><em id="2fu9d"><track id="2fu9d"></track></em></center>
      <code id="2fu9d"><em id="2fu9d"></em></code>

      1. 當前位置:資訊 > 行業標準 > 新國標難管致癌水 名企飲用水溴酸鹽超標

        新國標難管致癌水 名企飲用水溴酸鹽超標

        2011-09-13 09:07 分類:行業標準 來源:東方早報

                       我國飲用水行業門檻低專家稱多數企業對致癌物溴酸鹽的檢驗能力有限

        據新華社呼和浩特9月6日電國家質檢總局近期公布對瓶(桶)裝飲用水質量抽查結果,其中6種飲用水被檢出含有高濃度致癌物“溴酸鹽”,哈藥六廠等知名企業生產的“純中純”弱堿性飲用水、內蒙古“景友”沙漠優質水榜上有名,令人震驚。

        “沙漠優質水”成“致癌水”

        鄂爾多斯市景友鴻鵠礦泉飲品有限責任公司2007年才成立,但通過大打“沙漠牌”,重金宣傳和包裝“景友”沙漠優質水,短短幾年就名聲遠播。這家企業聲稱其產品來自北緯40度世界公認的牛奶和礦泉水的優質生產帶,是一種偏堿性的“純天然沙漠水”。

        記者調查發現,“景友”沙漠水之所以快速“躥紅”,還因為它擁有多重光環:一度成為內蒙古自治區“兩會”、第十一屆全運會乒乓球項目、第十一屆亞洲藝術節等重大活動的“唯一指定用水”。為此,“景友”沙漠水的安全和品質曾讓消費者“深信不疑”。

        9月2日,記者來到這家公司時,企業正處于“停產整頓”狀態。此前,經國家質檢總局抽檢發現,一個批次的“景友”瓶裝水被檢測到的溴酸鹽實測值為標準值的8倍之多。記者在生產車間看到,沙漠水生產工藝并不復雜:從200米井下抽水送入原水罐,再通過石英砂、活性炭將原水中雜質濾掉,再經過臭氧滅菌進入儲水罐,最后進行灌裝。

        “溴酸鹽超標主要出在工藝老化問題上。”鄂爾多斯市質量技術監督局副局長陳繼明分析了“沙漠水”變“致癌水”的主要原因。“景友”公司董事長劉冬青承認,年初公司取水井塌方,出現水質發紅現象。為了生產需要,并未及時更換水源地,而是采取延長水處理沖洗時間、加大臭氧濃度的辦法控制微生物,沒想到導致溴酸鹽超標。

        “4瓶水中有1瓶不合格”

        溴酸鹽為“2B級”潛在致癌物。我國2009年10月起把溴酸鹽列入飲用水監測項目,規定溴酸鹽含量最高不超過0.01mg/L。然而,“新國標”實施兩年多來,并沒有管住溴酸鹽超標問題。

        內蒙古質量技術監督局產品質量監督處處長王莉說,今年二季度內蒙古抽查了其中97家企業的98個批次的產品,合格率僅為76.5%,相當于4瓶飲用水中就有1瓶不合格。 

                   而國家質檢總局此次抽檢的飲用水產品中,一些小企業產品的水菌落總數、大腸菌群等都超標。

        “一些中小企業生產飲用水工藝很簡單,尤其在控制臭氧量上,企業可擅自調高臭氧濃度或延長臭氧滅菌時間,造成溴酸鹽過量,但檢測卻有難度。”內蒙古自治區產品質量檢驗研究院高級工程師鄭玉山坦言,多數企業對溴酸鹽的檢驗能力有限,交由第三方檢測又怕增加成本,導致隱患叢生。

        “景友”公司董事長劉冬青:

        “如我們產品不合格,小廠問題肯定還多”

        記者調查發現,國內飲用水市場魚龍混雜,一個重要原因是行業門檻過低,主要表現為行業內小企業林立,一些其他行業的大企業也蜂擁而至,盲目跨行業經營。在水源并非最優質的內蒙古,飲用水生產企業竟在最近兩年內增至220多家。

        一位資深礦泉水經營者透露,小企業為了控制成本,不舍得在工藝上投入,對質量監控也不嚴格。礦泉水除了溴酸鹽這個“老大難”外,藻類等其他微生物超標也是一大麻煩。

        “如果我們廠的產品不合格,我相信,那些小廠問題肯定還要多。”劉冬青說,“景友”飲用水創建初期,為尋找水源和購買設備就投入1700萬元,一般小水廠不足百萬元就投產。“我們這幾年基本沒賺錢,大量投入都用于宣傳和營銷了。”

        “我國飲用水行業門檻低,不管大小企業都開發水產品,這存在很大的隱患。”內蒙古地質調查院教授李志稱,政府相關部門應提高行業準入門檻,注重保護優質水源地,控制好開發步伐,否則必將危及生態安全和生命安全。

        上一篇:回良玉:重視秋冬抗旱 飲水問題迫切

        下一篇:江蘇調查評估飲用水水源地

        分享到